分享

美術界沉痛悼念方增先先生

文化產業網文化藝術2019-12-05 08:06:00 閱讀

2019年12月3日,著名美術家、美術教育家、“新浙派人物畫”藝術奠基人與推動者方增先先生在上海因病逝世,享年88歲。消息傳出,美術界人士深感痛心和悲傷,對這位德高望重的老畫家表示哀悼!現將部分中國美協主席團成員緬懷方增先先生的采訪整理輯錄如下:


中國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 馮遠: 方增先的藝術風格體現了新中國藝術為人民服務,反映工農兵群眾的正確方向。他是扎實的寫實造型能力與中國人物畫筆墨結合的成功典范。方增先先生的繪畫基本功非常扎實,早年學習西畫,后轉入學習中國畫,這奠定了他對人物畫造型堅實和深入,具有超強的把握人物畫造型的能力。他對傳統中國畫技藝又有深入研究,在他的寫意繪畫和后期的古典人物繪畫中,表現得非常充分,在繼承傳統方面也做得非常之好,產生了非常重要的影響,也體現出他深遠的歷史意義和重要價值。 我有幸作為他的學生,雖然是較晚時候才成為他的入室弟子。師從方增先先生使我終身受益,是我為人為藝的終生楷模。如果說我今天有所成就,那都是方增先先生當年給予我的教誨。


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 范迪安: 在新中國美術的發展歷程中,方增先先生是一位作出杰出貢獻的藝術大家與教育名師。他堅持繼承和弘揚中國畫藝術優秀傳統,探索中國畫特別是水墨人物畫的時代發展,以深入生活、關切現實和表達人文情懷的藝術理念創作了大批精品力作,推動了水墨人物畫的藝術表現力、感染力和形式語言的創新,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 由于美術館工作的機緣,我得到向方增先先生學習的機會,他在擔任上海美術館館長期間,以海納百川的寬闊胸懷和與時俱進的思想意識主持“上海雙年展”等大型展覽的策劃,推動美術館收藏、公共教育、國際藝術交流等全面建設,讓我深深感到他作為學者型藝術家的文化抱負和綜合學養,也由此更多領略他在藝術創造上的學術高度。


中國美術家協會分黨組書記、駐會副主席 徐里: 方增先先生經過多年勤奮的藝術創造和藝術實踐,對中國人物畫繼承發展作出了開創性貢獻,是20世紀中國人物畫變革創新的一面旗幟,在新中國美術史藝術語言的變革上具有里程碑式意義。方增先先生的代表作《粒粒皆辛苦》《說紅書》《艷陽天》《孔乙己》《母親》《閑看行路人》《舊夢》等,記錄了新中國70年的歷史進程,體現出時代所賦予的豐富內涵,在新中國美術發展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篇章。同時,方增先先生為新中國的美術事業奉獻了畢生的精力,為新中國美術的繁榮發展作出了卓越貢獻,是愛國、為民、崇德、尚藝的優秀藝術家典范。 我們必將這股悲痛轉化成奮進的力量,繼承和弘揚方增先等老一輩美術家的優良美術傳統,努力把個人的藝術生命自覺匯入黨和人民的事業,積極記錄新時代、書寫新時代、謳歌新時代,自覺講品位、講格調、講責任,為筑就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時代美術高峰積極貢獻力量。


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許江: 方增先老師是浙派人物畫群體當中最優秀的代表,他一生最可貴之處就是不斷地去爭取中國人物畫的突破。他不斷地把中國人物畫筆的神、墨的強度和線的表現力不斷推向新的高峰。他所有的這些努力和成就,歸功于他不保守,勇于開拓。 在方增先老師的重視和指導下,上海美術館持續舉辦了九屆“上海雙年展”。他邀我擔任藝委會執行主席。其實是他一直為我們護航,為我們打氣。由于他的見識和胸懷,“上海雙年展”成為在全國、全球有影響力的現代形態的展覽。所以,不論是作為一個時代的人民藝術家,還是作為一個優秀的藝術教育家或者是城市文化的開拓者,方老師都是第一流的。 他留下來的藝術創作,是整個中國繪畫界的寶貴遺產,值得我們很好地研究、發掘,從里面獲得精神,汲取養料,從中不斷地去領會中國文化根源的東西,繼續前行,攀登中國當代文化振興的高峰,不辜負他和他們這代人對我們的培養和希望!
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閆平:
我現在南方寫生,聽到這個消息心里像陰雨的天氣綿綿悲傷!方先生雖沒教過我,但可以說也是他的學生,因為從中專到大學曾在一段時間臨摹方增先老師的速寫,方先生是二十世紀后半葉現實主義中國人物畫創作的代表人物之一,中國畫壇具有廣泛影響的“新浙派人物畫”的奠基人和推動者。求變革、圖創新、不懈探索的艱辛藝術實踐歷程,以及他的風格形成對很多藝術家會有啟發。他從法國明暗五調子素描法、蘇聯契斯恰可夫的分面法到美國伯里曼結構學,進而到線的結構法,以及線的團塊整體表現,實現了中國畫新的必須以線為主的觀點,對于今天仍有意義!尤其對今天油畫家們正在探索寫意之風,更能從方先生探索之過程得到很大的啟發!方先生的為人樸素謙和,與人為善,他藝術高,眼界闊,都讓我對方先生懷有無限的敬意!
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李翔: 方增先先生的逝世是中國美術界的重大損失,真正做學問的人都會感到悲傷。他是共和國水墨人物畫,特別是浙派人物畫的開拓者,是勇立潮頭者,是我們后學者的榜樣!隨著歷史的演進,相信他的藝術作品會越來越有價值,他的學術繼承者會后浪推前浪,愿中國畫人物畫水平在方增先先生精神感召下不斷提升!
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楊曉陽: 方增先先生是新中國培養的第一代藝術家,是中國水墨人物畫的繼承和發展中歷史性的人物,在他的努力和天才的創作下形成了新中國人物畫的高峰和里程碑。方增先先生中西結合、彩墨結合,既有深厚的傳統功夫,又有新的審美理念。他獨特的水墨藝術技法具有很大的影響力。他創作了一系列優秀經典的傳世作品。 方增先先生不僅是優秀的中國畫家,而且他的教學影響了幾代人,桃李滿天下,他的創作和教學思想必將會傳承下去并發揮更大的影響,對中國美術史研究、中國文化發展、新中國美術繁榮都具有歷史意義。 方先生的逝世是當代中國文藝事業的一大損失,他的藝術人生之路充分證明了黨的文藝政策的勝利。
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吳為山:在新中國美術史上,方先生無疑是開時代新風的重要代表畫家,他是當之無愧的“新浙派”人物畫的領軍者和奠基人,他是上海美術事業在新時代開疆拓土的推動者。驚聞先生昨日離我們而去,不勝痛心、悲懷。寫真傳神,刻畫時代新象;山高水長,惟愿行者無疆。方先生曾言“我覺得我一生走過的藝術道路,是一個苦行僧的路”,“努力再努力,做一個行行復行行的跋涉者吧”。先生之行,辟出寬廣無疆的大道,這條大道便是中國現實主義水墨人物畫的現代改造。中國美術館所藏《粒粒皆辛苦》《說紅書》兩幅精品,可謂是新中國水墨人物畫發展的里程碑之作。方先生在吸收和轉化西方造型傳統的基礎上,立足生活、關切現實,博采古今文人水墨藝術,將寫實造型與寫意筆墨相融通,很好地解決了水墨人物畫的現實張力和藝術表現,成為時代經典,引領畫壇新風。改革開放以來,方先生更以“行行復行行”的堅韌跋涉,積極探索水墨人物畫個人化語言和現代化轉型的新的可能。線面架構、板塊整合、層層積墨,在凝重與沉郁的筆墨氛圍中傳達出歲月的滄桑和生命的樸澀,這既是其由寫實復歸寫意的審美感悟,也是中國文化由傳統走向現代的深層體驗——渾厚而悲壯。方先生雖然逝去,但他不僅留下了大批極富時代和藝術感染力的精品力作,而且其所開辟的水墨人物畫改造之路必將一直延續,其德藝雙馨的大家風范也必將永存!
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何家英: 方增先先生是中國美術史上重要的代表人物,對中國人物畫的發展作出了杰出的貢獻。他是新浙派水墨人物畫的奠基人。他曾經具備堅實的西畫基礎,但是在潘天壽先生的倡導下改學中國畫。先生深入研究了任伯年、吳昌碩等古代大師作品,完全擺脫了西畫的影響,轉型和開創了浙派水墨人物畫,并且極具中國畫趣味,形成了獨特不凡的個人面貌。不僅僅創作了大家耳熟能詳的《粒粒皆辛苦》和《說紅書》等作品,而且從天津美院收藏的《吹鼓手》更能看到他在傳統筆墨在現實人物中的應用上所達到的高度。方增先先生的作品推進了中國水墨人物畫的發展。他是繼蔣兆和、徐悲鴻、黃胄之后的又一位中國人物畫大師。我們50后這一代,深受方增先先生影響。我也是看著方增先先生那本《怎樣畫水墨人物畫》開始學習中國人物畫寫生的。 方增先先生不僅自己畫的好,還培養了大批的優秀人才,并且愛護學生,提攜后學。雖然我遠離南方,仍然得到他老人家的賞識與幫助。先生恩德,歷歷在目。先生的高尚人格,深深地感染著我們。先生的精神永存!先生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!
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周京新: 敬愛的方增先老師走了,我不由得心里一震,若有所失。我再一次想起了1973年由方老師編著出版的《怎樣畫水墨人物畫》這本書。當時我一拿到這本書就喜愛上了,好似在黑夜里尋路時眼前忽然亮起了一盞燈,于是就如饑似渴地學習起來。我迫不及待地開始反復臨摹書里面的那些插圖,一遍又一遍地揣摩其中的竅門。這本書是我初學中國畫的引路老師,是點燃我心中藝術理想的第一顆火種,是我心目中水墨寫意之夢的依依鄉愁。通過這本書的學習,方增先老師成了我心目中的老師,我從中學到了許多中國畫的道理和水墨寫意方法。因此對于方老師、對于這本書,我至今感恩于心。 后來,我經常能在刊物上、展覽上見到方老師的作品,我能感覺到他從來都沒有停止探索,總是在不斷變化、不斷提升。方老師為人非常謙和,沒有那種搬出架勢惹人仰視的“大師”做派,他甚至謙虛地向一些他欣賞的年輕畫家學習。1987年我應邀參加中國美協舉辦的中國畫藝術研討會,方老師把我叫到身邊和藹地問我:“你們南京藝術學院培養的學生感覺挺特別的,畫的很有味道,你們是怎么教學的?”我受寵若驚地向方老師介紹南藝中國畫專業的教學情況,以及教學過程中的一些具體要求,他都很感興趣,非常仔細的聽,還不時打斷我詢問一些細節。我在心里感慨,原來大名鼎鼎的畫家也可以是一個普通人,其實更真實可愛、更值得尊敬、更具有魅力。 方增先老師在繪畫藝術、美術教育等方面的成就,尤其是他在水墨寫意人物畫方面的突出貢獻,影響深遠,舉世矚目,眾口皆碑,他的藝術成就與貢獻已然載入史冊,具有不可替代價值和意義。方老師德藝雙馨、真誠樸實的人格魅力與大家風范,永遠刻印在我的心中,是我心中的榜樣和動力。
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龐茂琨: 獲悉方增先先生仙逝,非常惋惜!中國美術界又失去一位重量級的藝術家。方先生是20世紀后半葉現實主義中國人物畫創作的代表人物之一,中國畫壇具有廣泛影響的“新浙派人物畫”的奠基人和推動者。是新中國成長起來的一個具有典型意義的藝術個案。我本人少年時代曾臨摹過方先生的作品,他的藝術及風格可謂是深入人心。80年代,方增先先生也曾來過川美國畫系進行教學和交流,川美國畫師生受益良多。方增先先生的藝術對于中國畫人物畫的傳承與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,我們會深深地懷念他!

免責聲明:如有關于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它問題請于文章發布后30日內與我們聯系。
分享:

推薦閱讀

国际娱乐城官方网